汤老师超级记忆精英班效果,记忆法训练十大原理,中医状元:中医方剂变化的三大要点和类方记忆法

极简大道 极简大道 2024-02-14 记忆方法 阅读: 46
摘要:


方剂的变化形式是什么?1)药味加减的变化。方剂中药味的增减,必然使方中药物间的配伍关系发生变化,从而导致方剂的功效相应发生变化。2)药量加减的变化。当方剂的组成药物相同而用量不相同时,则具体药物在方中的药力和地位发生变化,从而改变了方剂的功用与主治。3)剂型的变化。对方剂的功效有一定的影响,同一方剂其剂型不同,功效则有所差异。

“谢老师,我有一个问题,关于方剂的加减。” 小王问道。

谢老师微微一笑,说:“好,你问。”

方剂的加减

“老师,方剂是由药物组成的,而药物的作用是通过与方中其他药物的配伍关系而体现的。这个配伍关系是决定方剂的功效的重要因素。所以,当我们增加或减少方剂中的药物时,这个关系会发生变化,对吗?

佐使药和臣药的加减。

谢老师点头,“正是如此,药味加减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。它可以根据患者的病情来调整方剂,以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。药味加减有两种情况,一是佐使药的加减,二是臣药的加减。

佐使药的加减,以桂枝汤为例

小王认真地记录着老师的话,“请问,什么是佐使药的加减?”

“佐使药通常在方剂中的药力较小,不至于改变方剂的主要功效,” 谢老师解释道,“所以,这种加减是在主症不变的情况下,对某些药物进行加减,以适应一些次要兼症的需要。桂枝汤 ,桂枝、芍药、生姜、大枣、甘草为例,本方主治太阳中风表虚证,症见发热头痛、汗出恶风、鼻鸣干呕、苔薄白、脉浮缓。若兼见咳喘者,可加厚朴、杏仁下气平喘,也就是桂枝加厚朴杏子汤

臣药的加减,以麻黄汤为例

小王点头,记录着这个例子,然后问道,“那臣药的加减呢?”

谢老师微笑着回答,“臣药的加减,这种变化改变了方剂的主要配伍关系,使方剂的功用发生较大变化。例如麻黄汤,适用于外感风寒表实证,具有发汗解表、宣肺平喘之功。 若去桂枝,只用麻黄、杏仁、甘草三味,名三拗汤,解表之力减弱,功专宣肺散寒、止咳平喘,为治风寒犯肺之鼻塞声重、语音不出、咳嗽胸闷之方。又如麻黄加术汤,即麻黄汤原方加白术,且白术用量为四两,则成发汗解表、散寒祛湿之剂,适用于风寒湿痹、身体烦疼、无汗等症。

药量的加减,小承气汤和厚朴三物汤

谢老师又说:“方剂按照一定结构组成后,在临床运用过程中还必须根据病证的不同阶段,病情的轻重缓急,患者的不同年龄、性别、职业,以及气候和地理环境做相应的加减变化,才能切合病情,提高疗效。成方的变化运用,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三种形式。分别是,药味加减变化、药量增减变化和剂型更换变化。”


第一,药味加减变化

“小王啊,方剂的组成既有严格的原则性,又有极大的灵活性,临证组方时必须根据具体病情而灵活化裁。方剂学最常见的是依据方剂主治病证不变的情况下,次证发生改变,对方剂中的某些药物进行加减的同方演变。这种演变一般不会改变方剂的主要配伍关系和基本药效,只是针对次证的变化进行调整。” 谢老师解释道。

谢老师又说:“另外,我们经常看到的类方,就是指的是药物组成上具有一定相似性的方剂的集合。在类方演变中,我们以某一个基础方剂为主,对其进行药味的增减,以适应不同的病情。这种演变可能会改变方剂的主要配伍关系和主治效果,但保留了一定的相似性。

小王眼睛亮了起来,他开始想象类方的奇妙之处。他想象着一个基础方剂,像一颗种子一样,可以不断分化、演化出各种不同的方剂,每个方剂都有自己独特的功效和适应病证。

他首先想到桂枝汤这个基础方剂,它以桂枝为主要药物,具有温阳散寒的功效。而在类方演变中,他可以加入其他药物,如附子、干姜等,使得方剂更加适用于不同的病情。这样,桂枝汤就可以演变成温阳附子汤或桂附汤,以增强药效。小王又思考着另一个例子,小柴胡汤类方的演变。小柴胡汤是一种平和解表的方剂,主要由柴胡和黄芩等组成。在类方演变中,他可以增减其他药物,如半夏、人参等,以应对不同的病证。这样,小柴胡汤可以演变成小半夏汤、小半夏加茯苓汤,进一步扩展了方剂的应用范围。

方剂的组成演变之增减药味。药物是决定方剂功效的主要因素,因此药物的增减必然使方剂的功效发生变化。药味增减有两种情况:一种是佐使药的加减,适用于主证未变而次要兼证不同的病例,这种加减变化不至于引起全方功效的根本改变。如银翘散是治疗风热表证的常用方剂,若兼见口渴者,是热伤津液,可加天花粉以生津。另一种是臣药的加减由于改变了方剂的配伍关系,则会使全方的功效发生根本变化。如麻黄汤去臣药桂枝,则发汗力弱,变为治疗风寒犯肺咳喘的基础方。麻黄汤加白术为臣药后,则成为一君二臣的格局,变成发汗、祛风寒湿邪之方。

第二,药量增减变化

小王的眼睛闪烁着兴趣,“谢老师,还有一点我不太明白,药量的加减是怎么影响方剂的效果的呢?”

“药量是药物在方中的药力大小的标志之一,” 谢老师解释说,“如两首方剂的组成药物相同,但用量不相同时,随着方中药物药力的相应变化,必然导致配伍关系及君臣佐使相 应变化,遂使功用、主治各有所异。

小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谢老师,请问您能再举举例子吗?”

“好的,” 谢老师点头,“如小承气汤与厚朴三物汤虽均由大黄、厚朴、枳实三药组成,但小承气汤以大黄四两为君,枳实三枚为臣,厚朴二两为佐,其功用为攻下热结,主治阳明里热结实证的潮热、谵语、大便秘结、胸腹痞满、舌苔老黄、脉沉数:而厚朴三物汤则以厚朴八两为君,枳实五枚为臣,大黄四两为佐使,其功用为行气消满,主 治气滞腹满、大便不通。前者行气以助攻下,病机是因热结而独气不行;后者泻下以助行气,病机是因气郁而大便不下。

方剂的组成演变之药量增减。药量是药物在方中药力大小的重要标志之一,方剂的药物组成虽然相同,但用量各异,致使方剂的配伍关系及功用、主治亦不相同。如小承气汤与厚朴三物汤均由大黄、厚朴、实三药组成,但前方重用大黄四两为君,为攻下热结之剂,主治阳明腑实证。后方重用厚朴八两为君,为行气消满之方,主治气滞大便不通之证。

第三,剂型更换变化

谢老师又说:“剂型更换变化,是指在方剂组成药物及其用量配比不变的基础上,随着主证轻重缓急的变化而配制不同的剂型,以改变功效快慢与药力峻缓的一种变化形式。例如,我们常见的方剂理中丸就是针对脾胃虚寒证病情相对较轻、病势较缓而设的中医方子,若证情较急、较重时,可改为汤剂内服,则作用快而药力增强。所以我们的医圣张仲景就在《伤寒论》理中丸服法中,指出‘然不及汤’。

方剂的组成演变之剂型变化。方剂的剂型各有特点,同一方剂,若剂型不同,其作用有大小缓峻之别,在主治病情上亦有轻重缓急之分。如理中丸与人参汤,两方组成及用量完全相同,前者为细末,炼蜜为丸,用于中焦虚寒之轻证,作用较缓和;后者治疗中上二焦之虚寒较重者,取汤剂以速治。

方剂的类方记忆法

小王又问:“谢老师,中医方剂繁多,难以记忆,真的很难学。是不是前人总结了类方记忆法?”

谢老师又说,“是的,前人将方剂按主治分类,形成不同的类方。比如桂枝类方,柴胡类方等,就像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血统和特征一样。了解这些类方及其成员,是学习中医方剂的一种捷径。" 谢老师详细地解释着。

谢老师又补充道:“如清代徐灵胎的《伤寒论类方》、左季云的《伤寒论类方汇参》、日本吉益东洞的《类聚方》等皆是。这种教育方式,通过比较异同,能较快抓住每方方证的特征。我的经验告诉我,对于初学者的你们,这不失为学习中医方剂的一个很好的方法。

小王聚精会神地听着,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他掏出笔记本,开始记录谢老师的每一句话。

对于每类方剂,都可以看作是一个家族,由一味或几味主要药物为中心,具有相同功效的方剂群体。比如桂枝类方,就是由桂枝为主组成的,如桂枝汤、小建中汤等。每个类方都有基本功效和适应证,同时,同一类方中的方剂也有自己的主治病证。了解这些,对学习中医方剂会有很大帮助。”谢老师言简意赅地总结道。

小王坐在谢老师的对面,他的眼睛闪烁着聪明的光芒,专注地听着谢老师的解释。他拿出一本笔记本,一页一页地翻阅,用细致的字迹记录下谢老师的每个回答。柴胡类方,即是由柴胡这味药物为主组成的,诸如小柴胡汤、大柴胡汤、柴胡桂枝汤、四逆散、柴胡加龙骨牡蛎汤等所谓‘柴胡剂’的方剂群体。”谢老师继续解释。

谢老说:“小王,你要记住,在错综复杂的中医方剂池中,将其划分为几个‘类方’,依据主要药物和功效进行分类,接着对各个类方进行相互对比,对比类方内的具体成员,这被视为初学者踏入中医领域的一种捷径。中医方剂的种类繁多,无论大小,类方至少有数十个,然而真正关键的不超过十几个。了解了这些类方及其成员,虽然不能宣称已经精通了整个中医学体系,但对于中医方剂的基本应用规则有了掌握,对中医辨证论治的基本原则也有所了解,在实际临床中也能够游刃有余地应对了。

小王默默地点头,感激地说道:“谢老师,我明白了。我会按照您说的方法去学习方剂,努力记住每一个类方的特征和应用。

《方剂学演变》的护眼清晰版








年度爆文